【庞氏文化古迹】广东南南佛山市庞氏四世祖墓

    中华庞氏网 2013年11月2日 庞贤能整理


此文感谢广东庞小满先生

 

成语云:龙兆吉祥。在我国各族人民中,无不以龙的传人而自居。即便我庞氏族人,亦以龙为标识。例如广东姓庞的族人,喜以 “龙戴顶”自誉。那就是在“龙”字的上头加上冠冕——“广”字,便是“庞”字了,也就是 “龙戴顶”了。而广西之庞氏族人则爱称“龙睡床”。也就是“床”字的“木”,换了“龙”。见龙不见木,好像龙睡在床上。这些都较形象地表明了庞氏族人对龙字的偏好。

      以龙为标识之庞氏,是一个古老、纯洁的氏族。在庞氏历代渊源中,远的难以考究,仅从庞诒思堂《庞氏族谱》所载的点滴中,便可以看出其中一斑。现南海佛山一带庞氏始迁祖庞十九公,原居南雄府珠玑巷,于南宋开禧元年(1205年)因避战乱,南迁南海弼唐村定居。十九公有三子,大儿庞五都院留居弼唐村为长房;次子庞念七评事分居叠窖为二房;第三子庞念八评事在弼唐为三房。庞念八评事公之子是庞三七处事,三七处事公字国器。(据旧族谱载,上述五都院公、念七评事公、念八评事公和三七处事公等应是他们当时曾任之官衔。)由于种种原因,他们的名、字等皆散佚,也就无从考究矣。

      国器公有三子。长子庞樵,字镇峰,始由弼唐迁居青柯翼冲,故号居翼。次子七宣义公,季子八宣义公。从上边可以看出:十九公是始迁祖为一世祖;念八评事公为二世祖;三七处事公为三世祖;居翼公、七宣义公、八宣义公是为四世祖矣。这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拜祭四世祖墓之由来。

从旧族谱载:自居翼公、七宣义公、八宣义公四世祖开支佛山附近的庞氏房系分别有:青柯翼冲房(四世开支),海口房(六世开支),紫洞房(八世开支),东播田心房(八世开支),大墟房(九世开支),上街房(九世开支),窖边房(十世开支),石啃房(十一世开支),潘冲房(十三世开支),弼头房(十三世开支)。上述十个房系堂号庞诒思堂,俗称十大房——也称十大庞。

     据旧族谱载:四世祖七宣义公幼时,与其兄庞樵公极相友好,真可谓之形影不离。用今天的话说是出双入对吧。后兄弟同入南海小金山古寺书舍读书,由于其兄弟俩天资聪颖,加之学习用功,兄弟俩之成绩,在同学中一直名列前茅。而且兄弟俩懂礼谦恭,温良敬人,真可谓之知书识礼,品学兼优者也。故深受老师所疼惜钟爱,同学之仰慕,学生家长的钦佩,街坊邻里之称颂。

据说四世祖庞樵公当年不但读书出名,举凡诸子百家,卜星占算等等各种书刊无不手不释卷。而且喜欢仙家导引之术,尤其精干堪舆风水学说。当年之居翼公著述甚丰,唯其后人未加妥善保管,多有散佚。只有部分书信、通言等在民间、野史等方面流传,此乃十分之可惜的。在旧版《庞氏族谱》卷十六第四页中,具体记下了这样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有一次,居翼公往佛山镇办事,恰遇佛山观音庙重修。该庙为往日佛山镇的著名古刹。当下,居翼公见重修古庙,便驻足旁观。时庙中主持及部分古庙之邻居亦在场。他们之间本就相互熟悉,言谈间提及为该庙撰写签语一事。众人都说此事非居翼公所莫属矣。居翼公也不十分推辞,只是半真半假地开玩笑说:“诸位让我写签语,吾虽不才,亦姑且勉为其难罢。只是签语撰写成功之日,你们需要邀请神仙亲手来接,这才显得郑重其事啊,怎么样?”当时因为大家都是熟人,彼此只是作为玩笑,一笑置之罢了。

居翼公返家后,立即动手撰写签语,不几天便大功告成。签语撰写完成后,居翼公在一天上午,准备将写好之签语纸卷送往佛山观音庙。从翼冲往佛山观音庙,途中要过一柚木桥。过桥后还需涉水过一小溪。在涉水过溪前,居翼公正准备把签语放在地上,腾出双手脱换鞋袜。就在他准备放下签语纸卷之片刻,走来一老妇人。她望着居翼公说:“看先生也像个读书人,应该明白文字之神圣。把文字放在地面上,先生宁不怕地上之尘垢沾污了文字?不如待我帮你拿着纸卷,以保存文字之纯洁性吧。”居翼公想了想,觉得这样做也无什么不妥,言谢之后,便随手把纸卷递给老妇。谁知就在居翼公脱换好鞋袜之片刻功夫,猛抬头举目四顾,突失老妇之所在。居翼公不禁为之愕然。无奈之下,居翼公只好徒手前往观音庙。

到得观音庙,主持等几人正在庙前谈论什么。看见居翼公,大家纷纷上前与其打招呼。居翼公欲有所失地把刚才的经过告诉大家,众人均觉不可思议,有人甚至认为居翼公在撒谎,乃无稽之谈。大家正在议论,主持猛抬头,望入庙内神案,刚才干干净净除拜神祭器外,一物无存之神案上,竟摆放着一迭纸卷。这时居翼公也发现了案上之物,两人急步入内一看,正是刚才老妇之手接之签语。大家翻阅后,才又想起当初居翼公开的玩笑,说是让神仙亲手接签语之言,莫非真个神仙显灵?大家不禁为之肃然起敬,望空遥拜。据说数百年来,佛山观音庙内签语之灵验,实无可比拟者也。

居翼公不但学富五车,而且精干堪舆之术。他在年轻时便看中了青柯翼冲的山环水绕,深感此地宜室宜居,故移居青柯翼冲,并号居翼,成为翼冲房之始祖。同时,居翼公很早便认为,小金山聚龙冈实为一块不可多得之风水宝地,生前便一再嘱咐后人,在他过世后,一定要安葬于此地。及至居翼公及七宣义公先后辞世后,均夫妇合葬于聚龙冈上。


      而关于始迁祖至七世祖之祖坟等之座落位置,田心房廿四世睛岚公有如下警示载于旧族谱,以警示后人:

“始祖称为十九公,穴在西樵小马峰。只因脚下双鱼岭,讹以传讹旧谱中。莫把翼公大十紫,作为真墓失真踪。四世称为七宣义,葬在金山名聚龙。家君己巳督修理,独担义务半年工。二三五世从肩附,此是空衔矿内空。其实二三五六七,数代坟茔已失踪。孝子慈孙心惨痛,至今遗憾渺无穷。”

睛岚公之警示说明了如下几点:(一)、十九公之祖坟在西樵山小马峰;(二)、四世祖墓在金山聚龙冈;(三)、二三五六七世祖之祖墓已无法找到其具体位置,只是在聚龙冈恭奉祀立衣冠冢而矣。

      在旧版《庞氏族谱》卷二第玖拾三页中,还有关于四世祖墓如下之一段记载:

      原来聚龙冈后之山冈名连珠冈,为石啃粱文康公之禁地。其后人辞世后,往日也有在连珠冈附葬的。据说约至清代嘉庆年间,粱氏曾有一后人邀一风水大师至连珠冈欲寻一福地,以葬先人。风水大师在连珠冈上再三堪度,均不甚满意。无意间多次“越界”到聚龙冈四世祖墓前探看。那时四世祖墓不知何故,已有三十多年没人拜祭修理,成了一个墓坑(俗称:旧屈窿)。那风水大师在墓坑前感触地说:“这真是一块理想之福地啊!”在再三细看下,隐约发现这竟然是一座古墓。只是由于杂草遮墓,荆棘盖碑而矣。面对此情此景,风水大师似乎有点大惑不解,深感惊奇地说:“按理埋此地主人之后代即使不声名显赫,亦应发一巨族,人丁兴旺,为何此古墓竟会颓败至此?”

     同行之粱氏族人拨开野草,发现碑上刻有“四世庞公……”字样。石啃庞氏与石啃粱氏同为乡里,一向相处融洽。如今粱氏族人不知此古墓是否与同乡之庞氏有关,为免伤和气,粱氏族人不便乱动,十分晓理地决定先回村问明白再作打算。石啃庞氏族人同属庞诒思堂属下,不少上年纪者曾多次前往拜祭四世祖。闻知此事,他们一方面多谢粱氏族人之通情达理,一方面迅速将此事转告各房庞氏兄弟。各房兄弟当即派人查看修茸,使祖墓为之焕然一新。正如旧族谱所言:“聚龙冈地非不好,庞诒思堂丁非不旺,无缘无故对祖坟缺祭数十年,此亦一遗憾矣。”

     基于上述原因,四世祖墓先后进行重修。先是于清道光初年将四世祖墓地周围圈石;至清同治己巳(1869)年再次修茸,使之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 正所谓世事如棋,风云变幻。至近代,拜祭四世祖墓亦有过几次反复。从抗战开始,国家战事频繁,祭祖之事开始丢淡,至解放前后,拜祭四世祖墓竟完全停滞下来。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,这一停滞竟将达五十年之久。其间虽然陆续有部分族人,三五成群前往西樵、和顺一带寻觅祖坟,但均因不知具体位置而徒劳往返。

      进入八九十年代,祖国改革开放之风日盛,社会上百业重举,百废重兴。在此背景下,前往寻找祖墓之庞氏族人络绎不绝。先是弼唐房兄弟,在西樵小马峰找到始迁祖庞十九公之古墓。接着是田心房兄弟,也历尽艰辛找到了四世祖墓。待得一九九六丙子重阳节,庞氏族人在小金山聚龙冈四世祖墓前,举行了隆重的拜祭仪式。这样的拜祭,据说是事隔四十八年了。此后之历年重阳节,聚龙冈上均人声鼎沸,锣鼓鞭炮声不绝于耳。春拜十九公,秋祭四世祖,已成南海佛山一带庞氏族人每年之盛事。

    谁料好事多磨。由于国家征地等原因,二00六年重阳节,当族人步进聚龙冈附近时,举目四顾,不禁为之愕然。整座聚龙冈已被铲去夷为平地,四世祖墓地周围的墓碑石界,全均荡然无存。参与祭祖者无不为之痛心疾首,却又无可奈何。事已至此,人们唯一之希望是能找到四世祖之墓碑石,毕竟这是七百多年,历经波折而幸存下来的。当日部分族人竟翻寻碑石至将近夕阳西下,不少族人在四处寻觅却根本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第二年,二00七丁亥年清明节,第二个星期日,在西樵山小马峰拜祭十九公后,我与成发正在 “亦有亭”附近对参与拜祭十九公之孝贤派发烧肉、花生、生果、利是——这已是海口房近几年春祭十九公,秋祭四世祖之保留项目矣。

   我望见青柯翼冲房族人新叔正从 “登山千步梯”健步上来,便趋前问他:“新叔……”

   他可能不大认识我,立定脚步,上下打量我一番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四世祖那边的山坟情况怎样?有什么新讯息?”我问了问他。

   新叔听到我问他是关于这个问题,沉思了一下说:“暂时尚无什么讯息。”接着欲有所思地说:“今天是星期日,我可能在星期一或星期二,到聚龙冈再看看,了解一下情况如何。”

“如果有什么消息,请通知我们海口。”之后,我和成发、润本谈起过此事。

   回到海口,我正在大宗祠和庞八、润本等几人统计今次清明节族人的捐款情况。庞枝兴冲冲地从外边进来,只见他拿着手机,眉飞色舞地说:“小满,亚新说四世祖的碑石找到了。”

“这么快?他刚才在西樵山上还说,过一两天才去聚龙冈看情况如何。”庞枝用手机接通了新叔的手机说:“亚新吗?四世祖墓碑的事,你和亚满谈吧。刚才在西樵山上与你交谈的人叫小满。”说完,庞枝把手机递给我。

    在电话上和据在后来了解得知:原来当天下午,新叔在拜祭十九公后,立即和庞醒叔等人飞车上和顺石塘村后聚龙冈。他俩只用约半小时,便到达了目的地。下车后,他俩走到原四世祖墓地附近。举目四望,往日之山冈已成平地,平掉的聚龙冈,周围的残泥碎石已所剩无多。一些外工正在附近挖掘搬运各种东西。四世祖墓碑毫无踪影,看来今番奔波又是劳而无功了。

    新叔和醒叔他们对望了一下,有点无可奈何。他们想了一下,尽管四世祖墓历来均是秋祭,但既然已经来到墓地,又是清明时节,说什么也应点燃香烛,烧化纸钱,尽尽后人之礼。于是他们重新估量一下原墓地附近,上香进宝,合十稽首,祭奠先人。

    纸钱瞬时化完,祭奠刚完毕,他们刚抬头,再次举目四望,猛然发现在不远的残土处,露出一块巨石的一截——石顶像小屋那样四檐滴水,石背凹凸不平,这块石有点像四世祖的墓碑。为什么刚才会视而不见?也顾不那么多了,只要有一点希望。他俩按捺着激动的心情,走将过去。可石块是背向青天的,根本就看不清其庐山真面目。想将其掀转吧,以其几个人之力,简直是蚍蜉撼树,谈何容易?

     没办法,他俩只好求助于旁边的几位外工,可那几个外工却根本就充耳不闻,不瞅不睬地拂袖而去。新叔他俩正有点无计可施之时,又过来几位卸油的工友。新叔毅然从腰包掏出一张百元钞票,说:“麻烦几位师傅帮忙把这块石掀翻过来,这点钱给各位买烟抽。”

     果然是有钱买得鬼推磨,这几位“师傅”一见这张百元钞票,立即一涌而上,齐心协力把那块巨石掀动。嗨的一声,巨石掀动了,露出正面,新叔和醒叔等立即拂去石上余泥。“大宋四世居翼庞公之……”赫然显现。他俩欣喜若狂。新叔在把那张百元钞票递给那几位师傅的同时,立即掏出手机向家里族人报喜。

    在电话里,新叔对我说:“满,你说那石碑应如何处置好?”

“我觉得先把它运回来放好,免再生枝节。至于日后如何安置,则待各房系代表集中,再作商量解决吧。”

“我也是这样想,那你觉得碑石运到什么地方较合适?”

“还是先运到你们青柯吧,这样既方便,也名正言顺。”

“好吧,就按你说的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翼冲房庞新,庞醒等早已安排好车辆、吊车,在海口房庞铭基、庞尧佳、庞锦洪等陪同下对碑石拜祭完毕,便把四世祖墓碑运回青柯暂时安置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约半个月,庞新与石啃房庞满潮牵头,在石啃附近之东平河畔尖东酒店,商议有关四世祖墓之迁葬事宜。当日翼冲、海口、东便田心及石啃均有派人参加。当晚宴开两席(顺便说一下:当晚及以后在有关四世祖墓重修过程中,每次集中开餐,从没在“太公钱”上开支过一分钱。当然,绝大多数均是庞新私下结账的。)当晚议定:由庞满潮负责联系南海市有关领导,选择相对比较合适之墓地。

    经庞满潮兄之多方联系,终于联系了大沥仙溪水库西路之南海华侨永久墓园。经过了解,替四世祖等先人修墓买地20平方,加上保管费20年,绿化费、安葬石碑费等等连工带料地价合共约需十六万元。

隔一个星期之后,庞新先后以“落订金”、“买地费”、 “装碑费”等形式分几次向墓园管理区一共垫付一十五万多元。确实,从经济方面说,如无庞新叔台之鼎力支撑,重修四世祖墓将会流为一句空话。当然,其后各房族人捐款估计可达十四五万元左右,但万事起头难。当初墓园管理处报价十六万元时,这笔钱如何落实,谁也心中无底。可以这样说,重修四世祖墓如无庞新,起码在现阶段来说将是一事无成。

   在整个修墓过程,无论看地、下订金、运碑石、四世祖等先人之迁葬仪式,及至古碑“招导”等等,庞新皆全程参与,前后不下二十多次无一缺行。这真正体现其经常念诵之《朱子治家格言》中的一句:“祖宗虽远,祭祀不可不诚;子孙虽愚,经书不可不读。”看来,他虽读书不多,却在不断努力实践这一儒家格言呢。

    在整个修墓过程中积极参与其事者,尚有海口房族人庞八,及翼冲房庞醒。

庞八主要负责经济管理及各种文字抄写。庞八从少写得一手好字,今次重修四世祖墓之各种讯息,捐款名单、通知、坟柱对联、墓志铭等均由其抄写——出自其手笔。在修墓开支方面,其数目笔笔清楚。数无大小,均有支出项目,数量、支出人及证明人。可谓毫厘不差。

    至于庞醒,按其讲法是:有钱出钱,钱少跑腿。其实这并非什么钱多钱少的问题,关键是那种投入之精神。庞醒以一个年近古稀老人,往叠窖、走石啃、奔东播、过海口上传下达,不厌其烦地传递信息,实在难能可贵。用一句石湾话来说,真是“笛(跑)到比(腿)都膨埋”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四世祖墓历经数百春秋,几度兴衰,一般冢内骸骨棺木已随土而安是不足为奇的了。唯是其碑石的存在是十分难能可贵的。试想有多少东西可历数百年华,历经劫磨尚保存完好?单凭这一点,碑石本身就是难得之历史文物矣。其见证了世事之沧桑,人情之冷暖,社会之沉浮。

     最近族人为四世祖选中的新墓地,位于大沥仙溪水库西路之南海华侨永久墓园,叫龙湖区。四世祖当年之墓地称聚龙冈,这是无心之巧合,还是在冥冥之中说明了什么?两地分隔数十公里,却均含“龙”字。这,此事还待君思索,见仁见智各思量而矣。

   四世祖墓志铭初稿如下(后因篇幅所限,略有删节。)

    四世居翼、七宣义庞公墓志

   居翼公讳樵字镇峰,国器公子也。仲弟七宣义公;季八宣义公讳礼赞字端仁。居翼公始由弼唐迁翼冲定居,故以居翼为号,乃翼冲房之始祖。公少好学,以儒学著于郡。尤好仙家导引之术,精术数,知休咎。公曾为佛山观音庙撰写签语,极为灵验。娶黄氏安人,合葬金山聚龙冈。

   七宣义公与兄居翼公极相友爱,同读南海小金山古寺精舍,品学兼优,深受乡闾之仰慕及钦佩,为乡闾之楷模。公精堪舆之术。金山聚龙冈四世祖墓,即公兄弟所自择龙真穴,后世瓞衍椒蕃实发祥于此。娶何氏安人合葬金山聚龙冈。居翼、七宣义公及配安人之生终年月均佚。后世枝繁叶茂,英材贤能辈出。庞诒思堂名下之庞氏十大房皆公昆仲后人,世代绵绵已为泱泱大族矣。

   世纪迭换初,金山聚龙冈被夷为平地。族人几经周折方寻回旧碑。碑石已历数百年,几番失而复得,堪为弥足珍贵矣。族人特奉祀以安仙溪水库华侨永久墓园龙湖区内。尝闻饮水乃须寻源,思亲应必念祖。诸后世孝贤百拜敬奉祀之。铭曰:

龙湖聚龙,偕凤归宗。旧碑衔冢,昆仲情浓。

生同游读,冥共地宫。重归吉地,形魄相融。

依山踞虎,望水盘龙。祥光亘古,瑞气千重。

绵绵福荫,代代昌隆。

翼冲房 海口房 紫洞房 石啃房 田心房 上街等房诸孝贤


贰零零七丁亥年仲夏吉旦重修立石

“依山踞虎,望水盘龙。”四世祖之墓地,定必卧虎藏龙之地。“祥光亘古,瑞气千重。绵绵福荫,代代昌隆。”四世祖及庞氏列宗列祖定必福荫万代,庞氏后人定必代代昌隆。

与此同时,笔者还撰写墓碑石柱嵌联11联供有关族人选择。墓碑对:(供选稿)

聚龙已然千秋旺
仙湖长荫万代昌

鹿门厚荫长踞虎
南洲昌盛永盘龙

精休咎趋吉丁旺
善堪舆荫福财盈

休咎善知凝紫气
堪舆精晓聚丁财

聚龙祥发丁财贵
古碑延兴福寿全

古碑灵聚凝紫气
坟冢福荫旺丁财(选用)

坟冢自当千秋旺
古碑犹汇聚龙风

识休咎繁族
精堪舆旺丁

隐士留逸志
宰相旺门风

太尉传府第
宰相树家风

移冢藏龙穴
修坟筑凤巢

祥发龙真穴
重兴凤来仪


注:对联中: “鹿门、隐士”均指代三国时代庞德公;“南洲”指代三国时庞统; “太尉”指汉庞参; “宰相”指宋代庞籍。“堪舆”、“休咎”均指四世祖精通之术。


二00七(农历丁亥年)重阳节,庞诒思堂及其他部分孝贤,在仙溪华侨墓园龙湖区内四世祖墓前举行致祭。事后笔者写了如下一篇记录性文章。



丁亥重阳祭

岁次丁亥,日值重阳。仙溪华侨墓园龙湖区内,庞氏四世祖墓地前,人头攒动,锣鼓喧嚣。南海佛山一带庞氏孝贤,在此举行祭祀典仪。

四世祖墓原址位于南海和顺小金山聚龙冈上,此乃四世祖昆仲生前自觅之龙真穴。庞诒思堂名下“十大房”瓜瓞椒蕃,实祥发于此。惜由干种种原因,有数十年间一直缺祭,墓斜碑倾。至公元一九九五年,始由田心房族人历尽艰辛寻回旧墓,并牵头把坟墓重修一新。于一九九六年知会各房孝贤,举行比较隆重之祭祀仪式。此后聚龙冈上四世祖墓前年年烛光不断,岁岁香烟缭绕,秋祭无歇。

谁料天有不测之风云,二00六年重阳之日,各房族人欲登聚龙冈,眼见得整座山丘已几乎已被夷为平地,四世祖墓则已荡然无存,各房孝贤均无不痛心疾首。后在翼冲房族人庞新等努力下,经过多方寻觅,历经数百春秋之四世祖墓古碑,终于失而复得。在石啃房族人庞满鹏积极联系下,择得仙溪华侨墓园龙湖区之吉地。此时,庞新先行垫付各项费用共十四万元,经过各热心孝贤数月之奔波劳碌,四世祖及列位先人之灵寝终于可重归吉地仙境。聊解族人之忧。

如今之四世祖墓,古碑衔冢,白石砌臂,前边碧草如茵,后面绿树掩映,栏柱整洁,大方端装,依山踞虎,望水盘龙。衔仙溪之灵气,聚龙湖之详光。祥庞氏之繁衍,兴南洲之族旺。

重阳佳节,参与祭祀孝贤之车辆大小共九十余乘,各房数百族人轮番点烛上香。四世祖墓前金猪果饼并列、醇酒香茶奠洒。鲜花吐芬芳而争妍,醒狮步盘挪而腾跃。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旗幡招展,香烟缭绕。人声鼎沸喧嚷,相机荧光闪烁。从一九九六年至二00七年约十年间,四世祖墓前又是另一番热闹之景象。

墓碑对联曰:“鹿门偕归隐,祥光发聚龙”;“古碑灵聚凝紫气,坟冢福荫旺丁财”。庞氏各孝贤定必福有悠归矣。

“依山踞虎,望水盘龙。”四世祖之墓地,确乃卧虎藏龙之地。龙将永远是我庞氏之标识,带给我们幸运、吉祥。“祥光亘古,瑞气千重。绵绵福荫,代代昌隆。”四世祖及庞氏列宗列祖定必福荫万代,庞氏后人定必更加发扬光大,代代昌隆。在四世祖墓重修竣工后本人在《重修四世祖墓记略》中写了一首不成格律的诗,也作为本文之结束吧。

祖坟真穴背迎东,奥妙全倾未语中。 


靠岭依山长踞虎,临湖面水永盘龙。


古碑衔冢丁财旺,紫气盘坟福寿隆。


岁岁祖茔香火盛,南洲代代出豪雄。

在二00七(丁亥年)重阳节后,根据部分族人之意见,庞新又和各房系之几位兄弟在为扩大四世祖墓地而奔忙,至此文结稿时,己向墓园管理局下订金五万元,并交地款九万多元,一共是十四万多元矣。

 



分享按钮>>【庞氏网新闻】少年庞宗钊救人牺牲,两年后救人事件无定论。
>>【庞氏家谱源流】[转帖] 木贤庞系各乡迁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