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4)

    中华庞氏网 2013年5月23日 庞氏网义工


    前“天生桥”两岸壁立千仞,滔滔江水昼夜不息地怒吼,靠着凤凰坡一侧的江边,古人千锤万凿开通了一条窄窄的通道,两山之间凸出的巨石相距约2米,而这点间隙早被两峰间葱茏的藤蔓交织,松鼠、猴子等往来如梭。如何能上到高高的顶峰实施破坏呢?

    第二日,徒弟在主人家里找到了开山的工具,独自一人来到“天生桥”脚下拼命朝山顶掘石梯。一个月后,他终于顺着自己开凿的石梯小心翼翼爬上了山顶。哪知,凸出的巨石硕大无比,透过浓密的枝叶朝下窥视,但见崖底巨浪滔天,声如雷鸣,偶闻猿声凄绝,令人毛骨悚然。当日晚,师傅劝道:“别费心思了,一切顺其自然吧。你若呆腻了,拿着我积攒的银两外出闯荡吧!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主人家打理吧!”

“师——傅——”徒弟紧紧抱住师傅,唏嘘不已!

    朦胧间,一白发道人仿佛对王先生耳语:“龙潭风水万年生,千年等来有缘人。龙脉绵绵数千里,地穴幽幽似海深。金鱼佳期朝佳城,马转铃响鸡三声。桃弓柳箭鸡血治,鱼亡化雾眼复明。天机本应神仙识,上崩下奔留遗恨!”道人飘然远去,王先生猛然醒来,他立即叫醒徒弟取纸笔记下“天机”。

    记毕,徒弟大喜!第二日便瞒着师傅偷杀了主人家的打鸣雄鸡,将涂满鸡血的“弓箭”偷偷悬挂在“凤凰嘴”前的树枝上。此后白天,徒弟找借口溜出庭院,徒步探访了“铜铃観”“金鸡坪”“走马坝”和“打锣洞”等地。每到一地,从当地老百姓口中均证实了这些稀世迹象都真实地发生过。

   夜晚,徒弟同师傅商议:“金鱼啥时候会出现呢?等它们一出现,我用三只柳箭同时将其射杀,您的双目将复明,慧眼将被重新打开。到时候,我们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妥吧!此‘天机’也,俗人蛮干会出大事的!再说,金鱼现身时间极短,你又没曾练习过射箭,说不定会弄巧成拙的!”师傅无不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白天练习射箭,晚上守在‘龙潭’边等金鱼,我会成功的。”徒弟有一种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”的气概。

“唉——看看天意吧!”师傅内心无不忐忑!

 

     徒弟另制了一副“桃弓柳箭”,大白天躲进浓密的山林练习射箭,晚上趁主人休息后便偷偷溜到“龙潭”边静候金鱼的出现。四十九天后,徒弟满弓如月,随着“嗖!嗖!嗖!”三声厉响,百步外树枝上一字排列着的三只野果被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是日傍晚,主家长子带着三个随从回家消暑。全家杀鸡宰羊其乐融融!王先生酒过三巡对主家老少千恩万谢,全家老少对师徒俩更是敬若上宾,唯徒弟言辞遮掩,草草喝了几盅闷酒回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主家长子扶着步履踉跄的王先生回到床上,却不见王先生的徒弟,感到纳闷。王先生心头一惊,浑身大汗淋漓,忙吞吞吐吐地说:“今晚太…太…热…了……徒儿肯定纳…纳…凉去了……”主家长子打来温水先给王先生擦洗身子,接着为其洗脚,然后轻轻将其安放在床上。但见王先生哆哆嗦嗦拔下“金簪”摸索着放到胸前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近段时间,徒弟昼出夜伏,身心十分疲惫,他呆坐在“凤凰嘴”前的石板上,背倚柳树很快进入了梦乡:食不果腹的童年、四方游走的少年、勤学苦练的青年情景如电影一般在脑海里闪现……南京凤阳府正南街青楼里的“阿娇”娇滴滴地搂着脖颈,爹声爹气地埋怨:“好你个没良心的,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一眼,我以为你早去见阎王爷了呢……”

“我不是来了吗?宝贝儿!”

   “哼!你欠我‘妈妈’的四两房钱快点给了吧。你还说用十两纹银赎得我的自由身!你吹吧,你!快点交钱,今天的房钱和往日的本息一共八两!”

   “我下次一定带来!我绝不食言!再食言我是‘王八’!”

“你最初撂我这儿的‘王八’应该‘儿孙满堂’了,谁还相信你这只‘老王八’?大虎、二虎,把这只‘王八’立即扔进后院的深井里去!”

“救命呀,师傅!”徒弟吓出一身冷汗,心脏似乎就要跳出胸腔。

     明月隐身山后,天空堆起了乌云,四周伸手不见五指。接下来,徒弟似乎听到洪钟悠悠的响声,又似乎听到金鸡绵绵的啼鸣,紧接着似乎又传来隐隐的鼓声,同时似乎听到马蹄的声音……他立即紧绷神经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幽深的水潭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,但见水潭中央金光一闪,接着自潭底传来“咕噜咕噜”的响声,紧接着水潭中央涌出一股洪流,三条长约三尺的“金色鲤鱼”鱼贯而出……徒弟惊得张着大嘴,慌忙扯下树上的“桃弓”,拾起脚边三只“柳箭”,颤抖着双手拈弓搭箭……怎奈,中间和左边的“柳箭”均从“金鱼”头顶掠过,只有右边的箭头陷进鱼身大约两寸……

 

     三条“金鱼”似乎商量了一般,受伤的立即负箭顺流而下;中间的旋风般垂直朝潭底隐去;左边的风驰电掣般逆流飞跃……几乎同时,自潭底涌出墨汁般巨大水柱,顷刻间江水漫上堤岸,大地一阵剧烈抖动,狂风呼啸着刮过山林,天空闪电频现,惊雷震耳欲聋,暴雨如决堤湖水冲刷大地……徒弟自知闯下“大祸”,飞奔回屋,将沉睡中的师傅拽到背上,抓起枕下的包袱,冒雨狂奔。

    主家长子被霹雳惊醒,迷迷糊糊感觉地动山摇,“地震了!”他翻身起床,立即叫醒所有的人,让大家到庭院后面空旷的草坪上集中,当他冲进王先生的房间时,不见师徒俩的身影,房屋又一次剧烈摇晃,他来不及多想,带上雨具和“马灯”(古代一种照明工具,可避风雨),匆匆来到草坪上。一家大小聚在空旷的草坪上,仍不见师徒俩,大家立即分头寻找。在草坪通往“天生桥”的路边,大家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王先生。大少爷举着“马灯”飞奔到王先生身边,但见王先生脸色苍白,头发零乱,双手痛苦地捂住胸口,鲜血染红了衣裤,染红了路边的玫瑰花……

    大家七手八脚将王先生抬进草坪边上的三角形茅屋内,王先生紧紧拽住大少爷的手,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:“……作孽呀……我们对不起主人家…我…我…不行了!求你们……”

   “不会有事的,我们现在给您止血,伤在哪儿?”大少爷立即吩咐随从医生给王先生治病。

解开衣扣,大伙儿惊呆了!“金钗”已深深扎进胸膛,鲜血仍不停地向外流淌。随从医生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大少爷将耳朵凑近王先生嘴边,泪水扑朔扑朔击打着王先生苍白的脸颊。“请原谅我徒弟……将我这把骨头埋在‘凤凰坡’下……这是我第二故乡……”

   “您师徒俩永远是我们的恩人!您徒儿无论做了什么事,我们都不会责怪他的,我们马上去找……您放心,我们一定遵照您的遗愿!”

    王先生突然松开双手,安详地离开了人世。密集的闪电将云山云海扯成了碎片,轰隆隆的雷声震得万物心惊胆寒,暴雨夹杂着冰雹砸得人们东藏西躲,山洪裹挟着沙石如巨蟒在山涧翻滚,肆虐的狂风卷走了茅屋的房盖……无奈,大家将王先生的遗体抬回庭院准备安排后事……

    回到庭院,众人惊呆了,浑浊的河水悄无声息快漫进主家院坝了。“快撤!龙潭河下游塌方了!”大少爷厉声吩咐。大家简单收拾行李,抬着王先生遗体躲进后山的山洞。

 

    好不容易捱到天明。大家小心翼翼走出山洞,眼前满目创痍:天生桥轰然倒塌,原本狭窄的河床如今变成宽阔的豁口,倒塌的巨石堵塞了龙潭河出口,龙潭河变成了深不可测的堰塞湖……幸运的是,湖水刚好漫至主人家的院坝,主人家的庭院在苍松翠柏的掩映下坚固如初。幸存下来的乡邻都聚到这座庭院,大少爷召集年青力壮的幸存者对受灾的乡亲进行救助不再赘述!

     很快,有人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徒弟并将他背回了家,他手里还拽着王先生生前留下的沉甸甸的银两。三天后,主人将王先生厚葬,徒弟也慢慢睁开了眼睛。慈祥的面孔、温和的目光、焦急的神情令徒弟心如刀割!当获悉师傅被主人家厚葬,他断断续续将自己的经历及见闻和盘托出——当日晚他闯下“大祸”后,准备背着师傅逃离,可匆忙间师傅胸前的金钗不幸插进了师傅的心脏,师傅立即命令徒儿拿着银两逃命去。当他来到“天生桥”下,但见巨石堵塞河道,他无路可逃,只好爬上前段时间掘的“天梯”,准备在山顶茂密的林间躲避,不料爬上“天梯”不到20米,他整个身子随山上掉下的碎石、泥土滚落到山脚下……

“对不起主人家!人不可和天作对!求主人家将我埋在师傅旁边……”

“这是‘地震’,你不要责怪自己……”

“什么‘地震’?感谢您们的大恩……大德……”

凤凰坡下,王先生的墓旁又添一座新坟!

 

 

中华庞氏网

--弘扬庞氏文化,传承先祖精神;

  寻根联谊互助,激励子孙奋发!



分享按钮>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3)
>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