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3)

    中华庞氏网 2013年5月23日 庞氏网义工


     又六年,主家众家丁及保姆都先后成家,年龄较大的子女也先后离家求学,长子已到县衙任要职,偌大的庭院平日只有六七人进进出出。王先生终日无所事事甚感烦闷,恳求主人家为其找点家务活儿干。天气渐暖,不得已,主人只好让他和一聋哑仆人在耳房磨面。聋哑仆人处处关怀王先生,王先生精神矍铄、饭量大增,庭院里再次飞出王先生响亮的歌声。

    且说王先生的徒弟走南闯北,本想传承师傅鸿志,探求地理学真谛,怎奈身在江湖又意志不坚,渐渐地染得满身俗气,凭着当年学到的几手真本领勉强混得温饱……是年春,他历尽艰险再次来到龙潭河,远远地听到了师傅响亮的歌声。他欣喜若狂地奔进庭院,抱住师傅泪流如注。

   当日晚,主人家杀鸡宰鹅盛情款待。推杯换盏后,徒弟走进师傅居住的宽敞明亮的堂屋。躺在床上,徒弟向师傅讲诉了每况日下的世风,描述了山外民不聊生的惨象。当听说“凤阳府”的双亲于六年前的初夏同时仙逝,他十分揪心;好在弟、妹均已成家,他内心较为欣慰。

“噢!师傅,您家庭院旁有一姓李的女施主听说我是您徒弟,让我给您带来一包裹……”

“快!快说说她如今怎么样!包裹呢?”师傅翻身坐起,急切地催徒弟快把包裹取出来。

    借着跳跃的烛光,只见师傅满脸通红,额上经脉凸出,呼吸十分急促。徒弟十分惊骇,立即去给师傅到茶水。

“不必了!快说!快拿出来!”师傅几乎在下命令。

    王先生颤抖双手握住包裹贴在胸前,又凑到鼻子下闻闻,然后摸索着解开红绸,小心翼翼地打开精致的锦盒。闪闪发光的金钗!取出金钗,盒底一封书信,师傅让徒儿念……

“别离凤阳四十春,

昼夜苦等心上人。

近邻高枝逼我依,

怎奈‘负汉’偷走心。

茕茕孑立影相吊,

望穿秋水依门庭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

除却巫山不是云!”

“表妹啊,你这是何苦哟!我对不住你呀!”王先生干瘪的双眼泪如泉涌,声声长叹,顿足捶胸!

“师傅,我送您回家吧!无论多么辛苦,我都不畏惧!”

    “唉,如今这世道,兵荒马乱的,虽说我攒下的盘缠足够找脚夫回凤阳府,但我已双目失明,即使回到了家也无脸向表妹和亲人交待呀!”

“您这眼睛还有救吗?”

“主人家为治疗我眼疾,花费金银无数,这是命中注定哟!”

“会不会是您为哪家亡灵下罗针葬了‘真穴’哟!”

师傅心头一震,遂将“蚂蚁挑土垒坟”和“金色鲤鱼拜坟”及附近民间传说一一向徒弟倾诉。

    “难道您的失明与老妇人享用了‘真穴’有关吗?”徒弟掩住嘴压低声音说,“如果毁掉宝地,您的双眼能恢复光明吗?”

   “万万不可!我们不能做对不起主人家的事哟!我终身追求得到了印证,我心安然。主人家对我不薄啊!这是天意!再说,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破坏此宝地呀。”

   “哎呀!师傅,主人家对我们不薄是事实,但您双目失明多么的不方便呀!您想想您的家人,您想想您的表妹……”

听到“表妹”二字,王先生又是一阵揪心的痛。

“别犹豫了,快想想办法吧。您才六十多岁。您若能睁开双眼,也许还有更好的宝地等着您去发现呢!您的表妹若看到您健康归来,别提有多高兴哟!”

“不妥吧,徒儿。我良心过意不去呀!再说,我真不知怎么去破坏这方宝地;也不忍心破坏我们亲自寻到的‘真脉’呀……”王先生一边说一边将“金钗”插在自己的头上。

“哎呀!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天底下‘宝地’多的是!您别老糊涂了。您真指望别人伺候您一辈子呀!”

“唉,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去破坏呀!再说,就算破坏了,我的眼睛就能恢复光明吗?”

“那也得试一试!就像当初您为老妇人葬‘真穴’那样来冒险嘛。”

   “那用什么法子呢?高僧传言只强调慎下罗针,大型‘真脉’一旦被亡灵享用,往往只能顺天意,逢‘甲子’轮回,如此宝地,‘艮山坤’字头要三个‘甲子’才一轮回,也就说,要180年后才有衰弱的可能……”

“那——掘墓。”

“不可能!主人家修缮此佳城历时半年有余,耗白银三千余两……”

“搬倒‘大寨子’?挖断‘凤凰颈’……要不,我打断‘天生桥’,唯此处较脆弱。”

师傅慢慢取下“金钗”藏于胸前,默默睡去。

 

中华庞氏网

--弘扬庞氏文化,传承先祖精神;

 寻根联谊互助,激励子孙奋发!



分享按钮>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2)
>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