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2)

    中华庞氏网 2013年5月23日 庞氏网义工


    初夏,残阳如血,众鸟归巢,八十又一高龄的独乳李姓老妇人安详地闭上了双眼。王先生虔诚地为老妇人做了三天法事。老妇人入土安歇之日,女主人将家中零碎活嘱托仆人,将年幼的孩子托付保姆,执意送老妇人最后一程。她来到大寨子山脚下,目光很快搜寻到了那株苍翠欲滴的小柳树,只见离此树三尺早为老妇人掘好了墓穴。女主人立即找到王先生,可否将墓穴移到小柳树这儿。王先生心里暗自吃惊,但仍以时间、方位等理由遮掩。男主人及其他“送行”的人都纷纷指责女主人。女主人不由分说挡在灵柩前,请大家将灵柩放在小柳树前稍作休息。由于棺木系千年老树做成,抬灵柩的壮汉们早已累得气喘吁吁……见女主人这么坚持,他们立即按女主人的指示将棺木放好!

    棺木刚一落地,晴空里突然一声霹雳,紧接着乌云骤涌,狂风大作,顷刻间瓢泼大雨从天而降,大家来不及收拾东西,纷纷择路而归。大雨整整泼了一个上午,龙潭河浊浪如巨龙翻滚……王先生甚是惊奇:“我主葬数千,择日无数,今日又是‘戊子’,出现这种情况还真是怪事!”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河水已退去一大半,主人家领着王师傅和众家丁为亡者安歇,女主人执意同行。刚上岸,只见昨日停放棺木的地方不知被什么东西磊上了厚厚的泥土,堆得像一座小山。大家匆匆走到跟前,但见细小均匀的土粒将棺木遮得严严实实,旁边的墓穴里堆满了黑压压的蚂蚁,部分蚂蚁还在从远处衔来泥土封墓穴口……

    男主人伤心欲绝,立即命令家丁掏出蚂蚁,以便安歇自己的母亲。女主人立即制止,将期待的目光投向王在位师傅。

    王师傅呆呆地立在老妇人的“墓前”,沉吟良久缓缓道来——

     “此乃天意也!为探求地理的至高境界,我携世家真传,访天下名僧,偶遇此仙境,是上苍的造化,如今被女施主享用,是主人家世代积德的福分。实不相瞒,‘真穴’就在老妇人如今安歇的地方。其左右三尺之内,均属‘龙脉’福地,请主人家好好看护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有高僧传言,凡此般‘仙境’被亡灵享用后,为其主葬者会有诸多不顺——轻则肢体残疾,重则双目失明也。我徒儿远走他乡,今后若有什么不测,请主家对我生养死葬……”

    男主人大喜,立即拉妻子双双跪在师傅脚下伏地三拜,当众发誓:“无论您将来怎样,您永远是我们家的一份子。不求您锦衣玉食,绝保您衣食无忧!天地、家丁作证!”

   王先生方下罗盘,令众家丁按“艮山坤”字头修缮佳城。

 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王先生忐忑不安地等待“灾祸”的来临。三个月过去了,一且都相安无事。王先生暗自思忖:难道老妇人安歇的地方不是真穴?难道古人的传言是骗人的?王先生天天到坟前探寻,看看能否找到蛛丝马迹。三个月又过去了,依然相安无事!

   西风渐起,躺在床上的王先生很不安:照理说,我师徒二人历尽千辛万苦觅得的这块宝地没有半点差池呀,为何老妇人享用这方宝地后没半点超出常理的迹象发生呢?会不会晚上?噢,对!白天没发现什么东西,何不晚上去看看……

   王师傅立即起床,添一件厚衣裳悄悄溜到“凤凰嘴”河边。月光皎皎如轻纱,群峰幽幽如鬼魅;垂柳依依撩人意,河水潺潺诉情思。王先生坐青石、依垂柳,迷迷糊糊地梦回南京凤阳府:宽阔的庭院、瘦弱的双亲、惊疑的弟妹、哀怨的表妹……风雨中躲进破庙过夜,烈日下手捧山泉解渴……主人家鲜美的菜肴、滚烫的红糖酒、亲切的面容;面对众人夸下的海口……形单影只行走在青山绿水间,我毕生所学、大半生的守候难道都是“竹篮打水”吗?中华博大精深的“风水学”难道都是虚无吗?不由得心生悲凉,老泪横秋……一下子从梦中醒来,已过午夜时分。

   王先生抹掉眼角的泪珠,月亮早已西沉,天空尽管繁星点点,但四周山高林密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除了河水潺潺地清唱,四周死一般的寂静。王先生站起来伸伸懒腰,准备摸索着回屋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转身的刹那间,突然发现脚下的水潭闪出一道金光,紧接着从潭底传出“咕噜咕噜”的响声,接着水潭中央涌出一股巨大的激流,三条长约三尺的金色鲤鱼随激流鱼贯而出,来到水面按次序排成一字恭恭敬敬地朝着坟头祭拜……瞬间,激流退去,三条“金鱼”旋即隐去,金光消失,周围一切归于平静。王先生惊呆了!紧接着内心一阵狂喜!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朝着自己亲自“定穴”的宝地俯首三拜!

   接下来的十余天,王先生白天大睡,晚上便偷偷溜到河边静候奇迹出现,均无果。西风日渐凛冽,王先生感染风寒病倒了。他卧床十多天,主人遍请名医,贴身伺候,终于将王先生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。但此后王先生看东西如云雾遮挡……主人又从县城请来著名的眼科医生为其诊脉,花费黄金十余两,仍没能恢复其视力;半年后,王先生双目彻底失明。但王先生对“金色鲤鱼”神秘现身之事三缄其口!渐渐地,周围诸多地方传来令人称奇的怪事:八台山铜铃観内硕大的铜铃有时在夜深人静时自鸣三声;金鸡坪上方圆十里无人,有时也在万籁俱寂之夜鸡啼三声;走马坝的石人赶着石马绕着宽阔的草坪行走三圈;打锣洞内鼓声、锣声、钹声节奏有序、声音悦耳……众人传得沸沸扬扬,唯王先生心如蜜甜!

 

 

中华庞氏网

--弘扬庞氏文化,传承先祖精神;

  寻根联谊互助,激励子孙奋发!



分享按钮>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1)
>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