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1)

    中华庞氏网 2013年5月23日 庞氏网义工


    传说明朝中后期,南京凤阳府正东街有个名叫王在位的地理高僧,携世家真传云游天下。

    来到万源龙潭河后,师徒俩被当地迷人的风光所陶醉,王先生更是被龙潭河“凤凰嘴”一处罕见的阴地迷住了。师徒俩沿着崎岖的山路来到“凤凰嘴”半山腰,在桃红柳绿间寻到一户农家,主人热情相迎、盛情款待。席间,师徒道明了自己的身份,望在此借住些时日。主人家欣然应允,将师徒二人安住在宽敞整洁的木板房。

    经过三年查探,王在位先生终于探准了“凤凰嘴”附近阴地“真穴”,并悄悄在“真穴”地下埋一圆形方孔铜钱。一天,师傅领着徒儿来到“凤凰嘴”正对着的“大寨子”山脚指点道:此处有一艮山坤字头宝地,若能点准“真穴”,无论何时,随手折枝入地即生根发芽。望你苦读天文地理书籍,遍览周边百余里山川,你精心点准“真穴”之日,就是我让你独自云游天下之时!

    徒儿铭记师傅教诲,日日早起踏青放牧,夜夜晚睡挑灯苦读。奇山异水尽收眼底,天文地理熟记于心。三年后一隆冬时节,师徒二人裹着瑟瑟西风来到“大寨子”山脚下,徒弟选定地方站定后,挥舞着随手折下的一柳枝向师傅缓缓道出:

前朱雀天生桥二龙抢宝,

后玄武来悠远座似仙人;

左青龙四坪上好似金箱,

右白虎玉相角印合生成;

外青龙玉山坡文峰重现,

外白虎凤凰池沙水潮迎;

桥门口印把山亦似棋桥,

路系岩在当面勇壁生成;

白菓岩若做个家堂香火,

水漕汉龙生坡吹打迎门;

高眉山山垒峰番龙入手,

八台山九龙池过脉分经;

艮厂坪过大寨坎下结穴,

仙人马照来形此地非寻……

师傅手捋长须、双目微闭,一边听一边点头,脸上溢满无尽的欣喜!说罢,徒弟迅即转身,将手中的柳枝果断地插入地下。

 

    翌年春,大地复苏,“凤凰坡”酷似一只色彩斑斓的凤凰安详地品茗龙潭甘露。如此良辰,主家喜添一男丁!十五天过后,主家为新生男孩举办了隆重的“三朝”喜宴,当日晚,四方宾朋陆续安歇,师徒俩带着微微醉意坐在木板屋内的床上拉开了话匣子——

“师傅啊,当年我在陕西乞讨,您背着奄奄一息的我找到了当地一庞姓人家救了我。此后,您手把手教我观苍穹、查地理,传我真知……您和主人家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呀!”

   “孩子,你天资聪慧,做啥事都勤奋努力。这十多年来,你我相依为命,行万里路,吃千家饭,穿百家衣……这是我至死不渝的爱好。其间,有的主人知我们冷暖,对我们关怀备至,也有不少人家对我们将信将疑、甚至百般刁难。但我主事历来凭良心,没做过一件愧对主家的事。只是辛苦你了。无论严寒酷暑,你寸步不离我左右,多少次逢凶化吉都因有你在我身边啊,你我师徒二人的缘分是前世修的来啊!”回首沧桑往事,师傅不觉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徒弟翻身起床,扑通一声跪在师傅面前,哽咽着说:“师傅,您是我最敬仰的人。为探求地理至高境界,视财富如粪土,离别年迈双亲,年近花甲都不婚娶。如今,龙潭河这一稀世‘宝地’,也许要了却您今生的夙愿吧!”

    “孩子,快快请起!此地非同寻常!我学艺几十年,寻得如此‘仙境’,实乃上苍的造化!其中还有诸多秘密你要听仔细。三年前,我在此阴地‘真穴’处埋下了一铜钱,你插下的柳枝若落在铜钱的孔心,柳枝如今应该披上了新绿。明天我们师徒俩前往察看,你若点准了‘真穴’,你明天就远行吧,有机会到南京凤阳府一趟……我不想长途奔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这番谈话被紧邻木板房的女主人听得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 第二日早餐后,师徒俩一前一后出了庭院。女主人将熟睡中的婴儿托付给保姆照料,独自溜出庭院抄近路来到“大寨子”山脚下,躲在浓密的灌木丛里等候师徒二人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看,去年冬天我插下的柳枝成活了!”徒弟惊喜地叫道,“要不要掘地看看下面的铜钱?”

    “恭喜!贺喜!不必了!不必了!孩子啊,你真是一位难得的‘地理’人才。从今往后,你大胆地外出闯吧!”

   “师傅,此宝地您计划安排给谁呢?您自己吗?”

   “唉,你我均是做艺的人。天底下技艺精湛的人哪能享受到自己创作的绝世佳作呢?再说,‘福地等福人’,那就看上苍的造化吧!”

    “ 要不,将此地送给‘我们家’姓李的老夫人吧!她如今八十有余了,也该到‘知天命’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‘暂住’的家。”师傅纠正道。

   “他们对我们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“我也无数次考虑过。这几年来,他们一家人待我们甚是周到,给吃,给住,给穿。从不拿脸色给我们看,我们早就成了他们家的一份子。那位姓王的二夫人和我同姓,待我如亲兄弟自不必说;在李姓夫人身上,我感受到了母亲般的温暖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把此地送给她们‘姐们俩’吧!”

    “这有很大风险啊!据说,亡者葬到‘真龙真穴’,越是完备的风水宝地,对主葬的地理先生伤害就越大!轻则肢体残疾,重则双目失明甚至有生命危险……你独自外出主葬也要分外小心啊!”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呢?那就偏离‘真穴’三尺,为亡者选个‘银山申’字头吧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吧,一切都看上天的造化了。”

师傅俩一边谈论着一边忐忑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女主人敏捷地来到师傅俩刚才确认的‘真穴’地点,立即扒开草丛,挑开泥土,果然发现这株长势喜人的柳树根部不偏不倚落在铜钱的正中央!女主人回家后,立即准备了纹银十两,托付保姆道:“今天王师傅的徒弟若要远行,你就将这十两纹银转交给他,只说是我们主家的一份心意!”

     师徒俩回到了住地,经简单收拾,徒弟当众叩谢师傅和主人家就要离去。女主人的保姆匆匆来到小师傅跟前,将红绸包好的十两纹银塞到他的怀里,认真地说:“女主人听说你要离开,她万分不舍,你们这几年辛辛苦苦的付出,未收取任何报酬,她过意不去。你出门在外,多带点盘缠,同时也要多多照顾好自己……”小师傅泪流满面,双手捧着沉甸甸的‘心意’,面向女主人的房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便挥手远行。

   

 

中华庞氏网

--弘扬庞氏文化,传承先祖精神;

  寻根联谊互助,激励子孙奋发!



分享按钮>>【俞氏网新闻】泰州城南顾高俞氏(树滋堂)修谱公告
>>“桃弓柳箭”传千古 “上崩下奔”遗万年(2)